sidebar

打造空港CBD,广州新的出发

打造空港CBD,广州新的出发

杨闰然


图片


如果说当代经济体是一个不断成长的有机体,那么大型交通枢纽便是当代有机体的关键脉络穴位,激活穴位,方能精进体魄。

在传统制造业主导的国际贸易中,主流运输方式是海运。而在新的技术体系和经济结构下,人们需要更高效的方式连接生产生活所需要的各种信息。在这种趋势下,空港在全球资源配置中心的地位正不断增强,而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机场。

一个时代的交通方式对这个时代的经济模式和城市发展方式有着根本性的影响。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城市的地位与机场的网络枢纽地位是高度正相关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广州这座城市已经站在了更高的起点上。


图片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是国内三大航空枢纽之一


这些年来,在发展战略上,广州全力推进空港经济工作部署,一方面立足于良好区位优势的充分发挥,另一方面则着眼于“老城市新活力”下经济增量的新突破。

空港经济的发展价值,早已有目共睹。2021年2月1日,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项目动工暨战略合作协议签署活动举行。活动期间,广州空港委与广州海关、南航集团、广东省机场集团共同签署《高质量推动广州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与国开行广东省分行联合签署《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形成强强联合的协同效应。


图片

  

按照规划,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将打造集会议、展览、商务、酒店、文旅、总部等一体的粤港澳大湾区临空标志性综合体。

空港中央商务区的加速建设对站在新起点的广州来说意味着什么?中山大学区域开放与合作研究院主任毛艳华认为,发展临空经济的特点是利用航空枢纽的流量,发展流量经济,其产业特点是高附加值、科技含量高、国际化程度高,广州启动空港中央商务区建设,有望带动高端专业服务水平获得提高。

简单来说,广州空港CBD来了。当前,临空经济示范区成为广州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重要载体,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新的动力源和增长极,承担着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使命。千年商都的城市基因也会令广州因势而变,在临空经济版图中找到更高的站位。



01

新阶段,超级综合枢纽再升级


提起临空经济,很多人会立刻想到美国孟菲斯、韩国仁川、新加坡樟宜等著名机场。而在不久之后的广州,一片崭新落成的空港CBD将会更新大家的认知,让人形成一种放眼世界的内在冲动。

一个大型枢纽机场的辐射功能远远超乎人的想象力,与过去的海港、河港和铁路时代相比,空港将社会经济活动在时间和空间双重维度上拉深。从哪里到哪里,它不仅是物理上的一条线,尤其是拥有空港CBD的机场,占据了城市核心一脉,全球资源不约而同汇聚,成其城市经济中枢,决策一座城市的资本走向。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卡萨达教授的“第五冲击波”理论认为,交通方式的变化是带动区域发展的重要动力,航空将是继海运、内河航运、铁路、公路之后,经济发展的“第五冲击波”—“长期以来,城市的轮廓和命运都取决于交通运输方式。如今,是航空运输的时代。”


图片


被称为“第五冲击波”的临空经济,是以机场为地理中心,沿交通线向外发散式扩张,实现以临空产业为核心,带动资金、技术和劳动力等要素聚集。国内外航空项目的发展经验数据显示,一个航空项目发展10年后,给当地带来的效益产出比为1∶80,技术转移比为1∶16,就业带动比为1∶12。

简单来说,一个以大型机场为核心发展起来的临空经济圈将会带动一种新的城市形态,更为周边发展带来无可匹敌的引领力甚至竞争力。空港时代,新思想、新理念,新的贸易通道,都在酝酿产生。

2016年12月30日,国家发改委、民航局批复设立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标志着广州空港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在临空经济上的布局正在加速,广州是关键一子。近年来,随着国际航空枢纽能级和临空产业集聚水平的不断提升,临空经济“广州经验”的示范效应正逐渐增强。

在全球范围内,2020年旅客吞吐量第一的机场,正是位于广州的白云国际机场。身为中国三大枢纽机场之一和广东外防境外疫情输入的主战场,这个规模庞大、功能复杂的空陆一体化大型枢纽,在过去的一年中实现旅客吞吐量达4376.81万人次;空运进出口货值再创新高,达2809.3亿元,增长21%。

广州空港经济区基础设施建设还在“升级”,不断向纵深发展。投资逾200亿元的白云机场第二航站楼、商务航空服务基地已投入使用,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已顺利开工。

截至2019年,白云机场航线网络已覆盖全球230多个航点,与国内、东南亚主要城市形成“4小时航空交通圈”,与全球主要城市形成“12小时航空交通圈”。《中国临空经济发展指数报告(2019)》显示,2019年,广州空港高质量发展协调性指数居全国临空经济示范区第一。


图片


广州用密密麻麻的航线构建出了一张顺应经济规律的交通网。围绕白云国际机场设立的广州空港经济区,这些年正大力推动临空经济持续加速发展,已入驻企业超过1.7万家,形成以飞机维修制造、跨境电商、航空物流、航空总部商务、通用航空、飞机租赁六大临空产业为支撑,数字经济、生物医药创新融合的多元化发展格局,国际空港城市产业体系的雏形已经显现。

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动工是一个新的起点,象征着这个超级综合枢纽的再提质、再升级。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表示, “空港中央商务区是临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不过,它只有吸引了足够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才能“呼之欲出”,否则只会成为空城,而广州临空经济养精蓄锐多年,打造空港中央商务区恰逢其时。

据了解,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未来将打造成为广州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是广州花城的空中门户、产业门户、城市客厅。这一项目区位优势明显,选址于广州空港经济区核心位置、白云机场南侧,毗邻白云机场商务航空服务基地,紧挨着白云机场的两个航站楼,靠近两条广州地铁线路的交汇点。


图片

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项目规划效果图


在约150万平方米的总建筑面积中,会议展贸综合体占25万平方米。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项目聚焦“展城融合”,重点建设会议展贸综合体和商业商务配套。从规划到落地,空港正在成为新经济资源的聚集和交换中心,这片区域将会释放城市发展的强大潜在“势能”。

广州空港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的建设将会进一步拉动空港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有力增强广州空港经济区“投资洼地”效应,助力打造一批百亿、千亿级产业集群。据了解,空港中央商务区将分为两期建设,第一期预计于2022年8月份建成交付,其中有一两个展馆可投入使用。


图片



02

新发展,服务于世界一流超大城市群


放眼全球其他湾区,所有的世界级城市群都少不了具有明显的航空枢纽指向性的产业集群在空港周边所形成的经济区,比如硅谷就落户于纽约圣何塞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圈内,引来了包括苹果、谷歌、特斯拉等一系列高端公司的入驻,成为空港经济时代下的创新圣地。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已初步显露出世界一流超大城市群和国际自由贸易港的雏形,也是中国经济转入高质量发展、城市化进程加速推进阶段的必然产物。世界级城市群对应的必然是世界级的空港经济规模,全球高端产业将依托国际空港城市进行点对点布局,呈现出一种“大空间”的特征。

有专家认为,在传统经济时代,大鱼吃小鱼是一种常态,而在以时间为基础的主流竞争之下,出现了“快鱼吃慢鱼”现象,强调了对市场机会和对客户需求的快速反应。因此,现代经济正在创造一个以航空化、数字化和以时间价值为基础的全新竞争体系。


图片


除了千年商都的商贸底蕴与产业优势,广州作为湾区的核心增长极之一,现阶段必须要依靠空港经济,进一步推进高端服务业,才能在湾区突围,在全球突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要求,要“提升广州机场国际枢纽竞争力”“推进广州临空经济区发展”“建设世界级机场群,推进大湾区机场错位发展和良性互动”。

根据规划,广州空港经济区将争取用3~5年的时间,将广州空港经济区建设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枢纽港和国际航空城。到2025年,国际先进、功能完善、绿色生态、产业高端的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将基本建成,广州空港的航空产业总产值将有望破千亿。

从更大范围的地理位置来看,广州位居面向当今世界经济主要增长地带的亚太区中心位置,是联系国内外两大市场、引领国内外双向开放的桥头堡和先行地,在国际国内双循环中具有极大的发展和运作空间。


图片


特有的枢纽带动力和网络连通性,以及战略机遇叠加优势,让广州的空港经济发展稳步推进。建设与现代化综合运输体系相匹配的空港中央商务区,能够有效链接国内国际“双循环”,有力撬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成为广州在经济加速变革的时代背景下的自我觉醒。

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对资源用途、布局和流向进行整合、创新、决策、控制、分配和激活,这是空港经济的一大优势所在,能帮助广州实现的从参与到主导国际市场的转变,由集聚全球资源到配置全球资源的转变。

在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形势下,国际形势出现了全球保护主义抬头、全球市场萎缩和疫情阻断对外投资渠道的变化,广州更是要高水平建设空港中央商务区,助推广州国际航空枢纽能级“升舱”,加强国家中心城市服务机制建设,优化国际物流和商贸往来便利度,丰富与全球商贸联系的通道,提升联结国内国际两个循环的服务能力。


图片

广州空港经济区总部经济园


未来,广州空港中央商务区将畅通要素、商品、经济、产业和经济社会循环,建设成为融入城市生产生活的国际枢纽港、广州国际商贸与交往的新高地,不断发展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高水平开放的强力引擎、国家临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先行示范。十年后,广州国际航空枢纽将有望跻身全球前十,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对外主要通道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航空门户。

正如“全球空港经济之父”约翰·卡萨达所言,“在速度经济时代,城市的机场,正升华成机场的城市。依托综合航空运输体系迅速崛起的未来城市形态,已成为城市化的新模式。”让老城市迸发出新活力,广州正在蓄势准备一场新的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