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广州的答案

广州的答案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盐财经主编 谭保罗 编辑 | 何小民

图片


今天(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数据:2021年一季度,我国GDP达到24.9310万亿元,同比(比2020年)增长18.3%。如果对比疫情之前的2019年一季度,增幅依然不低,增长了10.3%。

中国经济正在高速恢复,更重要的是,增速正在超越疫情之前。

截至16日,国内各个核心城市的数据还没有完全公布,但从今年前两个月和去年的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一线城市在疫情中是抵御经济下行的中坚,而在疫情终结后,更是新一轮复苏的发动机。

对疫情阴霾散去之后,中国经济的新一轮变革会如何?问题也应该首先从一线城市身上去探寻。

广州,正在给出答案。



▋▍

硬核信号的背后


看城市的实体经济,最有质量的指标中,不妨选取三个。

一是用电量,它简单而真实。

1-2月,广州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30.0%,制造业用电量同比增长43.0%。用电量增加的背后是企业复工率提高,制造业外贸订单回暖,以及“中国制造”在疫情之后,将保持强大竞争力的预期。

二是外商投资,最体现营商环境。

1-2月,全市实际引用外资累计实现68.8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9%。

2020年以来,迎着疫情的冲击,阿斯利康、路易达孚、LG等纷纷在广州投下重金。整体而言,累计有309家世界500强企业在穗投资设立企业(项目)1166个。以LGD(LG旗下液晶显示器公司)为例,其在华规模和产能最大的3家生产企业和1家销售企业,都位于广州。


图片

图|广州市天河CBD中轴线建筑群


三是规上工业,它是城市经济的“重装骑兵”。

城市经济的根基是工业,而工业又要看规模以上的核心企业,它们是抵御风险的屏障,也是产业复苏的核心发动机。

1-2月,广州完成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3006.1亿元,同比增长43.4%。再看增加值,完成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99.3亿元,同比增长43.6%,这一增速高于全国(35.1%)。

从工业门类来看,1-2月,广州35个工业行业产值全部实现增长,其中21个行业同比增长30%以上。



图片

图|2015-2020年广州市工业增加值及其增长速度(来源:2020年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传统的工业越来越不“传统”,一个数据必须注意。

1-2月,广州全市软件产品收入同比增长19.5%。其中,工业软件收入同比增长27.4%,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基础软件收入同比增长超过25%。

基础软件的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在信息化时代,国际产业竞争本质上是一种新的“三维竞争”。如果把一个国家的工业比作一个人,那么其心脏、大脑和神经系统这“三维”将决定他的搏击能力。心脏就是芯片,大脑就是底层软件(比如工业软件和操作系统),而神经系统是通讯技术,比如5G。

广州工业软件收入大幅增长说明了点:在应用端,本地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正在加速,管理和生产的效率提高,广州正在成为国内主要的工业软件市场。



图片

图|2020年广州市规模以上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及其增长速度(来源:2020年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相应地,应用端的市场扩张,也将反哺研发端。企业将会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工业软件应用等信息化技术的研发之中,基于应用市场的大容量,广州也将有机会在这一领域逐渐成为技术研发和输出的中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全市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29.2%,新增5G基站469个,5G用户累计超640万户。这意味着广州已成为全国5G应用最快的城市之一。

疫情之下的逆势表现,并非偶然,它背后是广州近年来狠抓城市营商环境建设的努力。



▋▍

不能低估的新格局


以吸引外资为例,除了出台“稳外资30条”等诸多制度创新外,广州还深知,具体措施的“务实”和制度创新相比,两者一样重要。

4月13日,广州启动了“金融支持广州市稳外资战略合作计划”,以政府部门牵头健全政银合作机制,帮助优质外企获取贷款。目前,国内9大主要金融机构均已加入计划,将在未来五年为在穗外资企业提供超过72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支持。


图片

图|4月13日,广州市商务局联合9大金融机构正式启动“金融支持广州市稳外资战略合作计划”


给优质外资以真正的“帮助”,这说明了广州在具体策略上的务实,而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更说明了广州在战略上的大局观——努力建设要素市场,吸引掌握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大机构,构建城市吸引高端要素的底层能力,着眼于未来20年的城市发展。

金融是现代服务业之王,也是构建城市集聚力和辐射力的关键,广州金融弱于其他三座一线城市,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和其他三座城市相比,广州最缺的一是市场,二是机构。

北京是金融机构的集聚地,更是监管中心;上海是市场的“集散地”(证交所、同业拆借、黄金、外汇和期货);深圳则是北京和上海加在一起的浓缩版,既拥有机构,也拥有证交所。唯独广州,在市场和机构上都逊色于京沪深。

然而,广州依然在现行垂直向上的金融管理体制之下,竭尽所能地为城市的未来,做出了努力,并取得了成效。这一点,殊为难能可贵。


图片

图|广州城市景观


今年2月,广州期货交易所正式落户南沙,成为我国第一家混合所有制的交易所。广州期货交易所的设立,意味着广州终于拥有了全国性现代金融产品市场的一种,这对广州的金融业,乃至整个城市经济来说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实际上,在1990年代中期,广州曾有过期货教交易所,而且广州的期货从业人员、成交量位居全国前列,已成为全国性的期货中心。但之后,由于一部分人投机过度,期货交易所于1998年被取缔。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讲,新广州期货交易所的设立,意义非凡。

除了市场,广州还抓住了机构牌。从IDG资本南方总部落户广州,到粤港澳大湾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于2020年11月在广州启动,近年来,大量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机构纷纷落地广州,它们的主投方向横跨文化、游戏、生物科技、云计算和大数据等多个领域。


图片

图|粤港澳大湾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广州落地开幕式现场(来源:广州日报)


这些机构落户广州,首先是因为这座城市本身的文化产业(含游戏)极其发达,同时文创体制改革也在不断推动,城市文创实力看涨。

此外,还在于城市产业结构的变革。股权投资机构是对产业变革最敏锐的金融机构,它们显然看到了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产业的崛起,正在改变广州的产业结构,提升城市逆势发展的动力。

比如,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广州的IAB产业依然表现不俗。2020年上半年,IAB产业增加值也增长了2.5%。

按照广州《加快IAB产业发展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年)》,到2022年,广州全市IAB产业规模超1万亿元,成为影响全球、引领全国的IAB产业集聚区。从目前的数据看,目标并不遥远。



▋▍

让人与城市血脉相连


近年来,作为一线城市,广州必然面临与京沪深在数据上的比较,但实际上,除此以外,广州作为省会,与其他“强省会”的对比也有着一定的意义。而这一点,时常被外界忽略。


图片

图|猎德大桥与广州塔


京沪深是直辖市或者计划单列市,在经济管理的权限上,是高于省会的。自从1990年代中期的财金大改革之后,中国经济货币化的程度日益加深,更加平滑的国内要素市场形成。由于一些客观因素,资金自然会跟随牌照、批文或者融资指标等载体,涌向那些经济管理权限更高的城市。省会在这方面,并不具备优势。

此外,省会作为一省的“老大哥”,需要承担着辐射、带动省内落后地区发展的重任,它既要集聚资源,更要分发要素。也就是说,省会的发展路径和直辖市或计划单列市会有一定的差异。因此控制其他变量,在相同的经济管理权限之内,只比较省会群体的发展水平,同样非常有参考价值。

以2020年的数据为例,27个省会城市中,有11个的GDP突破万亿元大关。位居前10名的分别是广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长沙、郑州、济南、合肥和西安。


图片

图|2020年27个省会中11城GDP超万亿


广州几乎一骑绝尘,2020年GDP总量达到2.5万亿元,领先第二名成都7300亿元,两座省会之间隔着一个海南(5500亿)加西藏(1900亿)。此外,广州的人均GDP也突破2万美元,达到高收入经济体的水平。

显然,从一线城市的维度看,广州相当不易,而从同级省会的维度看,广州更是不俗。更重要的是,经济发展说到底也是为了人的幸福,这一点广州更是表率。

除了调控得力,房价在一线城市中最为温和之外,广州的居民可支配收入指标也非常出色,它与经济发展一直都保持着较为协调的步伐。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十三五”(2016-2020年)时期,广州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稳步增长。2016年,这一数据达到5万元大关,在2020年达到6.8万元。年均名义增长7.9%,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5.2%,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图片

图|2020年广州市城市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构成(来源:2020年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好的城市是什么样的?

这里的创业者、劳动者可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可以有尊严地居住,最终让个人的才智与城市的创新血脉相连。恐怕没有什么指标比它更重要了。 

这是广州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