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广州,又一个第一

广州,又一个第一

闰然 编辑 | 何小民

图片



衡量一座城市的发展水平,对外连接能力是重要参数。它决定了人员、物资、信息、服务等能否顺利进出这座城市。

2020年,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达到4376.8万人次,成为2020年全球客流量第一的机场。相比之下,亚特兰大机场旅客吞吐量下降61%,降至4290万人次,2020年全球客流量下降至第二位。此前亚特兰大机场曾占据榜首位置长达22年。



图片

图|从2020年4月开始,白云机场每月旅客量始终超越亚特兰大机场(图源:民航资源网)



评价一座机场来说,体量规模只是一部分,在特殊时刻如何保持高效运营才是真正的考验。机场是当代城市的门户,从航运数据背后我们可以窥见一座城市活力指数——进取的城市永葆活力。



▋▍

全球机场排名“大洗牌”


国际机场理事会(ACI)的一份报告印证了全球机场排名的“大洗牌”,去年世界航空业因疫情大幅下挫,欧美国家受影响更大。

ACI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航空旅客吞吐量下降了65%。洛杉矶、迪拜、东京、芝加哥、伦敦和巴黎等城市的主要国际机场都跌出全球前10。

随着中国国内航空业恢复至高位,有7个中国机场进入全球前10位,其余3个为美国机场。

2020年全球十大最繁忙机场依次为:广州白云机场、亚特兰大哈兹菲尔德-杰克逊机场、成都双流机场、达拉斯-沃尔斯堡国际机场、深圳宝安机场、北京首都机场、丹佛机场、昆明长水机场、上海虹桥机场、西安咸阳机场。



图片

图|国际机场理事会(ACI)发布了2020年世界机场初步排名,其中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机场,总客运量为4380万人次。旅客流量排名前十的机场七个在中国,三个在美国(图源:中物联航空物流分会)


疫情这场波及全球范围的公共卫生和公共安全危机事件对于各个国家地区的资源配置能力都是一场严肃的考验。中国对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加上庞大的国内航空网络,使之成为唯一全面恢复运能的主要国家。

回溯疫情时期,通过政策来减少短期人口流动是非常必要的。与此同时,对物流发达程度和城市群内部产业的联动能力提出了考验,尤其是在各地封城封路的情况下,航空运输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在这场全球应急物资研发、生产、采购、调配的大接力中,广州综合性地发挥了自己的优势,同时也承担了重要的责任。

身为中国内地三大枢纽机场之一和广东外防境外疫情输入的主战场,作为规模大、功能复杂的空陆一体化大型枢纽,在过去的一年中,广州白云机场实现旅客吞吐量达4376.8万人次,空运进出口货值再创新高,达2809.3亿元,增长21%。


图片

图|广州白云机场海关关员在保税仓库监管进口的生物制剂(图源:广州日报)



▋▍

最理想的贸易中心


在这些航空数据背后,是疫情和全球经济波动的冲击下,广州经济韧劲十足的体现。从广州2020年经济运行轨迹看,简直如过山车一般,一季度-6.8%、上半年-2.7%、前三季度增长1.0%、全年增长2.7%。第四季度的广州,GDP强势反弹,这是一种必然。

2020年,广州的GDP数据最终为25019.11亿元,排名全国第四。2020年广州的GDP增幅为2.7%,高于全国2.3%,广东省2.3%的平均水平。在疫情期间,广州还用制造业联动了全国乃至全球市场。


图片

图|广州在2020年全国GDP总量中排名第四(图源:第一财经)


白云国际机场这类大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了广州的工商业以及新兴产业基础,使得广州与广阔的内陆腹地连为一体,为其经济发展提供了充裕的原料、劳动力和市场需求,成为了连接全国,乃至世界最理想的贸易中心之一。

数据显示,2020年广州外贸进出口总值9530.1亿元,占广州外贸总值超一半的民营企业进出口保持较快增长,同比增长13.9%;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同比增长8.5%;进口消费品增长稳定,同比增长2.4%;出口新业态增长强劲,全年场采购出口同比增长34.8%。

广州不仅是全国最大的消费品生产中心,也是珠三角最大的物流中心。围绕畅通“双循环”,广州新物流大通道正加速成型。2020年1到11月,广州现代物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4%,增速逐季提高,其中规上多式联运、供应链管理两大新兴行业营业收入分别快速增长36.3%和29.6%。


图片

图|广州海关所属南沙海关关员在南沙综合保税区跨境电商仓库内巡仓监管(图源:广州日报)



▋▍

航空经济,增长的动力


探究中国城市的经济增长,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就是,增长的动力到底在哪里?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卡萨达教授的“第五冲击波”理论认为,交通方式的变化是带动区域发展的重要动力,航空将是继海运、内河航运、铁路、公路之后,经济发展的“第五冲击波”——“长期以来,城市的轮廓和命运都取决于交通运输方式。如今,是航空运输的时代。”

对于城市发展的后劲而言,成为全国城市经济的活动枢纽这点十分重要。如今,广州正加速建设国际航空枢纽,截至目前,已有南方航空、九元航空等主基地航空公司,东航广东分公司等78家航空公司陆续入驻,其中国际或地区航空公司50家。

广州的航空基础设施建设还在“升级”,投资逾200亿元的白云机场第二航站楼、商务航空服务基地已投入使用,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已顺利开工。

值得期待的是,广州目前还正在推动广州北站空铁联运体系,加快实现广州北站高铁枢纽和白云机场航空枢纽的无缝衔接。


图片

图|空铁都市“两翼”空间格局(图源:广州市规划院)


放眼全球其他湾区,所有的世界级城市群都少不了具有明显的航空枢纽指向性的产业集群在空港周边所形成的经济区,比如硅谷就落户于纽约圣何塞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圈内,引来了包括苹果、谷歌、特斯拉等一系列高端公司的入驻。

广州在推进自身变革的过程中,基于原有制造业与商贸的独特优势,在着力吸引国内高端要素之外,将会通过航空优势,引入更多来自全世界的高端要素,成为空港经济时代下的创新圣地。

目前,从全国城市的发展来看,尽管新一线的城市锋芒初露、引人注目,城市扩张的规模和速度是前所未有,但是未来的时间里,广州仍会在全国甚至全球经济发展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建设与现代化综合运输相匹配的航空经济体系,能够有效链接国内国际“双循环”,有力撬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成为广州在经济加速变革的时代背景下的自我觉醒。



图片

图|空铁枢纽的内外循环战略链接(图源:广州市规划院)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推进,广州的科技创新能力将会不断地提高,应对国际大环境变化的韧性也将会更强,为广州焕发“老”的经典魅力和“新”的时代魅力提供了前提和保证。